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391章 内外之变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剑城之上。
  
  李皓轻吐一口气,一切顺利,只是……还是暴露了一点东西,别人不说,那红月帝尊,大概可能是感知了点什么。
  
  死而复生!
  
  从帝尊手中复活。
  
  李皓心中想着,又思考这股时光之力,他判断了一下,只要这股力量还在,长河不断,自己就有希望逆转时光……这是错误的,其实是逆转自己身上发生的一点东西。
  
  并非逆转其他人!
  
  真到了那地步……就不是李皓能做到的了,而且每一次,都会消耗一些寿元,这东西其实不能乱用。
  
  “李道恒……真是个人才啊!”
  
  李皓忽然感慨一声:“半帝分身,剑道分身,新道到底是分身还是本尊?这家伙,这些年,是不是觉得自己无法进入帝级,精神力增长太快,没事就切割自己玩?”
  
  分身,也不是说切就切出来的。
  
  李道恒随意切割,代表一点,他卡在了半帝,一直未能跨入帝尊层次,或者觉得,此刻晋级帝尊太弱,需要更强大。
  
  所以,他不断切割精神力,不断制造各种分身。。
  
  都极其强悍!
  
  这把剑,若非遭受了帝尊一击,又被李皓切断了和剑城的联系,这把剑最少天王巅峰战力。
  
  而之前出现,直接硬接帝尊一拳的那位,大概率也是分身。
  
  半帝分身!
  
  此刻,新道分身不知道强弱,但是,起码也是圣人层次,或者更强,只是目前,对方未必能出大道宇宙。
  
  除了这些……还有吗?
  
  一个十万年前的天王,绝世天才,迟迟没能跨入帝尊层次,鬼知道到底制造了多少分身出来。
  
  够恶心人的!
  
  “李皓!”
  
  这时候,剑树迅速赶来。
  
  肩膀上,左边石头,右边大印,愈发残缺不全。
  
  剑树虚影颤动:“你……赢了吗?”
  
  李皓笑呵呵的,“我站在这,前辈觉得呢?”
  
  剑树还是恍惚:“就这样赢了?”
  
  没什么感觉啊!
  
  总觉得,赢的有些不可思议,那可是李道恒制造的,而且……它们刚刚是不是去了帝尊的地盘?
  
  它忍不住道:“我们刚刚是不是被帝尊一掌拍到了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剑树喃喃道:“被帝尊一掌拍中了,我们……只是圣人……还是这个时代的圣人,并非本源圣人,还能活下来?”
  
  帝尊啊!
  
  强悍的不可思议的存在,在任何时代,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在这银月世界,更是只有一尊存在。
  
  可现在,它们被帝尊一掌拍死了,却是又活了。
  
  这……什么和什么啊?
  
  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树,跟着剑尊,见过很多顶级存在,现在这位红月帝尊……其实在帝尊中不算什么,可是,那也是帝尊啊!
  
  它不解,那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,可以让大家复活。
  
  哪怕它亲自经历了,它也没看懂。
  
  当然,此刻,它顾不得细问了,又看向消失的剑城,这一刻,他们就在一柄巨大无比的长剑之上,这才是剑城的本来样子,一把剑!
  
  巨大无比,蔓延上百里的长剑!
  
  “这才是星空剑……”
  
  剑树呢喃道:“我还从未见过真正的星空剑呢。”
  
  剑城存在之后,它才被栽种在了剑城。
  
  李皓心中微动:“你的意思是,你其实很年轻,在妖植中算是后代,不是新武前期的存在?”
  
  剑树点了点头,它本来就没那么老。
  
  “嗯,否则,我一直感悟剑尊之道……若是新武前期就有我,好歹也是个天王了!”
  
  小看谁呢!
  
  李皓失笑,又看了看不远处那座还存在的院子,这也是目前为止,整个剑城,唯一一座还保存完好的建筑。
  
  安平居!
  
  人王的字,尽管没什么大道韵味,可就这几个字在,加上剑城之利,那位帝尊一拳下去,又没完全覆盖到这座小院,倒是一点没受损。
  
  当然,其实还有一个可能,红月帝尊……担心打破了这院子,会不会冒出一个人王虚影?
  
  可能性不大。
  
  剑尊人在外面,院子真没了,人王还活着,也未必有心思搭理,可若是真冒出来了……红月帝尊必然心虚的。
  
  那可不是一般的帝尊,那是人王。
  
  新武世界,在混沌宇宙中,对外也有名字,阴阳大世界。
  
  阴阳大世界,人王名气其实不算太大……可别的不说,光是这个世界的一位非世界之主,阳神,初武第一强者,遨游混沌,敢和世界之主交手,曾和红月之主交手不死,顺利逃回新武。
  
  就冲这,在混沌之中,阴阳世界,也非籍籍无名之辈。
  
  阳神,在混沌中还是有几分名气的,纵然不如一些强大的世界之主,可一些稍弱一些的世界之主,居然还不敌他!
  
  就银月这样的小世界,完全被人吞了,一丝不留,大概都达不到阳神那个层次。
  
  当然,新道宇宙出现,一切都有可能。
  
  ……
  
  李皓没心思想这些,此刻,手持星空剑。
  
  星空剑颤动,有些流光溢彩。
  
  吞噬了无生剑,李皓手中的星空剑,这一次赚大了,不止如此,甚至还吞了一些特殊的时光之力,更是非同小可。
  
  这时候的星空剑,好像在吸收消化,沉眠之中。
  
  李皓喃喃道:“有了真正的星空剑……你也叫星空剑,就不太合适了!”
  
  这把剑,也许该有个新名字了。
  
  而此刻,剑树不由道:“你……真的要吞掉剑城吗?”
  
  李皓摇头,剑树松了口气,李皓忽然道:“我怀疑……八大神兵,是不是八大主城?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李皓开口道:“我说,真正的八大神兵……到底是现在那些,还是八大主城,才是真正的八大神兵?”
  
  剑树茫然道:“不会吧?八大主城……剑尊的剑成为剑城还有可能,其他几座主城,怎么会是神兵呢?”
  
  “可八大主城,能抵御天地压缩,半帝都难,你们不曾想过这一点吗?”
  
  “那是……那是……”
  
  剑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而李皓,陷入了沉思,半晌才道:“也许,八大主城才是真正的八大神兵!只是,外人未必知晓,甚至八大家都未必知晓……八大主城镇压天地,这明显是强大无比的神兵!我之前吞噬的一些八大神兵,都只是一些圣阶神兵……连天王层次的都没有。”
  
  太弱了!
  
  这不符合八大神兵的重要性。
  
  剑树疑惑道:“可是……当年各大主城的家主,都只是圣人……”
  
  “对啊,那他们怎么制造出了主城这样强大的利器?所以……他们自己也未必知道,而外界流传的八大神兵,其实都只是他们以为的罢了,也许在剑尊他们眼中,真正的八大神兵,就是八大主城呢!”
  
  “主城如此强大,圣人才能勉强操控,每一次操控都能镇压天地,关键还有一点,八大主城,联系到了整个天地,能吞噬天地的力量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李皓笑道:“大概率是血帝尊的手笔,他的刀,在八分天下的中心点,八大主城坐镇八边……有些明白了,汲取八大主城溢散气血,八大主城地面都有吞噬能量的作用。”
  
  “人死了,都会被吞噬,溢散的气血,溢散的能量,都会被吞噬……”
  
  李皓彻底看明白了,摇头道:“倒是煞费苦心了!八大主城镇压天地,这是其一!第二,就是为了复苏是刀中之物了,血帝尊……为何如此费心费力地复活一只猫?”
  
  之前的话,它们没听到。
  
  此刻,剑树一怔:“一只猫?”
  
  “对。”
  
  “在血帝尊佩刀之中?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李皓疑惑:“你们知道,是苍帝?”
  
  “不是!”
  
  剑树迅速摇头:“苍帝活的好好的,比谁都好,血帝尊自己死了苍帝都没死……咳咳,不是这意思,我的意思是……算了,反正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  
  此刻,剑树好像想到了什么,许久才道:“我大概知道……血帝尊要复活谁了。”
  
  它有些感慨,有些唏嘘,也有些羡慕的样子。
  
  倒是石头和大印好像也不清楚。
  
  石头闷闷道:“血帝尊复活一只猫……剑树,你认识?”
  
  “不认识……但是曾经听闻过!剑尊曾经提及过……这只猫,很特殊……算了,不多说这些。”
  
  李皓失笑:“不能说?”
  
  “不是不能说。”
  
  剑树叹息道:“那只猫,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……还有,血帝尊要复活这只猫……其实很复杂,那只猫……我不好怎么解释,反正……和苍帝关系很大!我以为……以为彻底消散了,没想到还存在!当然,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,若说了解,必然有人比我还要了解,至尊之孙不是在银月吗?他比我更了解这些情况,你想知道,自己问他便是,他肯定比我知道更多的内情。”
  
  李皓微微点头。
  
  “也就是说,血帝尊做这么多事,复活对方……在你们看来,也算正常?”
  
  “正常!”
  
  剑树点头:“血帝尊也好,还是他的前世身战天帝也好,都是有情有义之辈!真正意义上的儒雅帝尊,人王崛起,一方面是战天帝死后布局,一方面便是血帝尊前期引导……其实,人王接触武道,是血帝尊引导的,对方只比人王大一岁罢了,却是一直为他领路……”
  
  这个李皓倒是不知。
  
  此刻,想了想道:“所以,为了复活这只猫,血帝尊留下了自己的佩刀,甚至留下了其他几柄强大的神兵,八分天下,制造大阵,汲取天下溢散能量、气血、信仰,在你看来,都是正常的,不存在其他目的?”
  
  剑树笑了:“正常的!其他目的?背叛新武吗?你想太多了!何况,在血帝尊眼中,其实……若非银月世界是剑尊的,拿一个银月换这只猫复活,他也不会眨眼!”
  
  李皓多了几分了解,点点头。
  
  又道:“那血帝尊,和初武时代的哪些强者关系不错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我就不清楚了!”
  
  剑树摇头:“其实初武强者和他关系都很好,因为他前世身是战天帝……而战天帝,是初武本源时代的领袖之一!所以……活下来的初武强者,其实都在朝这几位靠拢!”
  
  好吧!
  
  那位初武之神,还是无法判断出身份来。
  
  李皓看了看剑城,想了想道:“如果八大主城,都是神兵,八大神兵……便是这些主城的话,那剑城倒是不着急。”
  
  他又看了看那小院:“我可以进这院子中,修炼一段时间吗?”
  
  “当然!”
  
  剑树点头,有些迟疑道: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你闯入此地,已经被帝尊知晓,你想离开,也许还要走封印那边,对方知道你进入了……”
  
  走不掉了。
  
  李皓却是没在意,怎么会走不掉呢?
  
  大道宇宙就可以走!
  
  只是,不愿意在这开启太多次罢了。
  
  走肯定是走得掉的!
  
  关键在于……为何要急着走呢?
  
  这一次,他也有一些感悟和收获,而且,属于他自己的剑道,也正式开启了。
  
  皓月之剑!
  
  当然,目前来说,只是起步阶段,可关键在于,十道剑,勉强成型了,而且还是时光之意为主剑道,对李皓而言,此刻,在这修炼,用时光之力,汇聚一些剑尊的长生之剑,彼此印证一下,对自己的剑道,必然大有裨益!
  
  他不急着离开这里。
  
  这里有剑尊最原始的剑意,还有一块磨剑石,还有一位一直跟着剑尊的剑树……急着走干嘛?
  
  至于那位帝尊……也许也能当成磨剑之物。
  
  前提是……不被对方打死。
  
  回去没用,此刻回去,又得落入郑宇、李道恒这些家伙的算计之中。
  
  李皓很清楚,此刻的自己,还没有实力和这两个家伙抗衡。
  
  至于帝尊……被封印的帝尊不如狗。
  
  反正那家伙又出不了八卦阵!
  
  真出来了,第一时间着急的是郑宇和李道恒,又不是我。
  
  想通了这些,李皓很愉快地,邀请三位和自己一起入住小院。
  
  反客为主,李皓向来拿手。
  
  何况,此刻的剑城,几乎被帝尊一拳摧毁了,啥也没有,不住小院,只能住在残破无比的剑身之上了。
  
  ……
  
  安平居。
  
  李皓安心修炼着,也在磨练自己的剑道。
  
  汲取一丝丝长生剑意。
  
  这里的长生剑意,比断崖要浓郁的多,很容易汲取。
  
  他也在分析长生剑意,长生剑意也非同小可,是剑尊汇聚万道之力,融合而成,并非单独的一种剑道,以前没见识,如今越是强大,越是容易体会,这其中的强悍之处!
  
  一缕缕淡淡的时光之力,围绕着李皓旋转。
  
  一道道剑意,不断汇聚。
  
  此地,还是剑城的核心地,在这,还能牵引一些剑城的力量。
  
  修炼,是一件让人沉迷的事。
  
  三位残圣是急切的不行,可是李皓不慌不忙……
  
  一连修炼了多日……
  
  忽然,这一日,一股剑意爆发,三人迅速出现,一下子刺激的本尊都在战栗,它们看到了什么?
  
  它们看到了,一股长生剑意爆发,直接在李皓体内爆发,瞬间将李皓炸的死无全尸!
  
  “李皓!”
  
  剑树尖叫!
  
  死了?
  
  这疯子,怎么敢!
  
  他怎么敢用长生剑意自杀?
  
  是的,就是自杀。
  
  它亲眼看到,李皓好奇无比地用一缕长生剑意爆发,好像希望用这玩意淬炼自己……结果直接爆开了!
  
  这就是个疯子!
  
  而这一刻,一股淡淡的时光之力,环绕四周,一条浅浅的长河,在波动,可是,好像在纠缠不休,一抹淡淡的剑意,在镇压,甚至在磨灭这缕时光之力。
  
  剑树瞬间明悟了什么,痛苦无比:“这疯子……这是剑尊的剑意,不是那半残帝尊的一掌……”
  
  剑尊,能杀帝尊的存在啊!
  
  他的剑意,从本质上来说,比那位红月帝尊要强大许多。
  
  巅峰时期的红月帝尊,也是远不如剑尊的。
  
  你用什么自杀不好,用剑尊的长生剑意自杀?
  
  它尖叫一声,下一刻,化为本体,一棵残破无比的剑形大树,下一刻,一些断裂的枝条爆发,将那一抹正在磨灭李皓的剑意汲取!
  
  它习惯了长生剑意,倒是可以汲取一些。
  
  直到那可怕的长生剑意被它汲取掉,长河才微微颤动,一道虚幻的人影走出,带着一些苍白,有些激动和兴奋,“厉害,好厉害!”
  
  时光之力太弱了,差点被就被剑意彻底磨灭掉了!
  
  他看向剑树:“多谢了!”
  
  剑树再次化为妇人,有些愤怒:“你在做什么?”
  
  尽管大家认识不久,可它们,都把李皓当成希望了。
  
  将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家伙身上!
  
  它们,有些习惯了依靠别人,昔年依靠剑尊,剑尊走后,无所依靠,战斗了十万年,结果是为敌人铸剑,三位都很心虚,也很惶恐。
  
  如今,李皓一来,瞬间解决了一些麻烦,让它们觉得,希望就在李皓这。
  
  可李皓……差一点就把自己给玩死了!
  
  若非它还能汲取一点剑意,李皓就被彻底磨灭了。
  
  这是个疯子吗?
  
  李皓从虚空走出,脸色很苍白,头发也变的花白,不过一瞬间,长河震荡了一下,他又恢复了年轻,消耗了一些寿元而已。
  
  融身长河的他,不说活个百万年,几十万年还是要活的吧?
  
  刚刚剑意磨灭,消耗了千年寿元?
  
  大概差不多吧!
  
  无伤大雅的事。
  
  李皓承认错误:“是我太好奇了,忍不住尝试了一下……只是没料到,长生剑意本质上,远超红月之力!或者说,红月帝尊学艺不精,单纯从磨灭程度来看,远不如剑尊厉害!”
  
  李皓吸气:“这么看来……我还真不是不死不灭的存在,一旦李道恒这些人爆发出这样的攻击,能坏了我的这股能量,我还是会被磨灭掉的!”
  
  他陷入了沉思中。
  
  而剑树,再也忍不住了:“你清醒点,你现在只是一位圣人……哪怕巅峰圣人,也只是圣人!你和帝尊,之间还隔着天王初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巅峰,甚至包括半帝这个层次存在!而半帝和帝尊,差距也极大……你此刻去尝试帝尊的攻击力,你不是自己找死吗?”
  
  李皓点头,又有些不死心,问道:“帝尊和半帝,差距很大吗?”
  
  剑树无奈道:“看什么样的帝尊……哪怕再弱的帝尊……在新武时代,再弱的帝尊,打三个半帝也没问题!所以,红月这位帝尊在银月,的确是无敌的存在!哪怕你说李道恒强大……可除非他有很多半帝分身,否则,也不如帝尊的!”
  
  李皓点点头,那的确很强。
  
  自己此刻,这具肉身,开脉刚刚108条,和对方差距很远。
  
  李皓轻轻揉了揉脑袋,再看看还在溢散出来的长生剑意,感慨道:“剑尊的剑意,等级很高!我想拆分,很难……唯有经历过,才能感悟一丝……剑树,帮我一个忙好吗?”
  
  “什么忙?”
  
  剑树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  
  李皓轻声道: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!我就算汲取一些长生剑意,我也不了解,不能深入感悟,我想……被它杀死,杀死一次又一次!但是我又担心,会出现刚刚的情况……”
  
  “你别做梦!”
  
  剑树有些愤怒:“这是找死!一次不慎,就是彻底磨灭!被剑尊杀死的人,甚至无法复活!你能复活,我已经觉得不可思议,当然,也和剑意很弱有关,可一次接连一次……只要有一次出现失误,你就死定了!”
  
  说完又道:“而且,我现在只是残破之躯,根本汲取不了太多的剑意!”
  
  它哼了一声,很是不满!
  
  遇到了一个神经病!
  
  哪有这么感悟剑意的?
  
  “置之死地而后生!”
  
  李皓诚恳道:“而且我发现,汲取一些长生剑意,对三位而言……其实都有恢复自己的作用,你们和剑尊关系亲密,他的剑意,对其他人而言,是杀伤性剑意,对你们三位而言……却是滋补品!石头本就是打磨剑意而来的,剑印也是联通剑城而来,你更是剑尊平日修炼之地扎根的,剑尊溢散的剑意,都是靠你抽走的……”
  
  “有三位帮忙,我才有机会,否则,任何人来了,都难磨灭掉长生剑意!”
  
  这是机会!
  
  他想试试看。
  
  一次次地被杀,一次次地去感悟这股剑意,剑尊的剑意太高端了,他现在的实力,只有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在破灭中感悟!
  
  如此,才能不断汲取其中的精华。
  
  否则,他能用,但是一辈子也难以追上剑尊,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!
  
  也唯有如此,才有希望,在剑道上进步。
  
  完成自己的百道剑,千道剑,万道剑!
  
  想杀死帝尊,也许真的需要万道之剑,可指望自己,哪怕一天感悟一道剑意,这样的速度,可以说,妖孽到了极致,万道之剑,还得需要30年!
  
  可30年……黄花菜都凉了!
  
  人王三年证道成帝,我如今距离正式跨入武道,也有一年多了。
  
  别说证道成帝了……天王都没跨入。
  
  人王三年能打死顶级帝尊天帝,而我如今面对的,其实只是一位最弱的帝尊,还是被封印十万年的帝尊……我都挡不住人家一招。
  
  这一对比……李皓觉得,自己很废。
  
  不说比肩新武人王,那也不能差太远吧,小世界诞生的天才,那也是天才,不是吗?
  
  剑树皱眉。
  
  它忍不住道:“剑尊的长生剑意,听起来好听,实际上,是天地之间,破坏力,杀伤力,最强悍的一种力量!每一次杀戮,都是……都是痛苦到根源的!你被杀多了,就算能复活……那种死亡之间的恐惧,那种痛苦,也会让你崩溃!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